Dionysus  戴奧尼索斯--東方化希臘悲劇
2007/3/25 dimanche
14:30 in the national theater
Director: Tadashi Suzuki
By The Shizuoka Performing Art Center
        
         首次看能劇
,就睡著了;全程盡可能將拳頭塞進嘴裡,門牙使勁的咬,以免昏睡而錯過了任何細節.由於對於<酒神女信徒>這一劇本還從未接觸,只有耳聞,於是在看戲當中產生了看戲又必須分神盯著字幕的憾事,能劇的表象動作很少,過程極緩,這讓講求快速的台灣人有了很大的觀戲考驗,考驗著觀眾的專心和沉著入戲的能耐.

鈴木忠志導演改編尤里庇底斯的<酒神女信徒>創作而成的<酒神>,演員的動作都是極為緩慢且經準的,經過設計和調配,在頂光和投射光之下顯的特別有宗教儀式的味道,神與人的腳色都可以被任意轉換,男人女人的動作也可以藉由歌隊群來表達,這種可更替性增加了戲的趣味性,但是也同樣隔閡了一般觀眾對於內容的理解,尤其對未曾讀過劇本和未曾了解過希臘悲劇的觀眾更是難上加難,戲結束之後聽到很多觀眾細語:看不懂,真難了解等話.

其實我也看不懂這一齣劇,但他仍舊深深吸引著我,即便我一邊昏睡一邊自虐的觀看著這一作品,令我動容而興奮的是,從未在台下看過演員的動作極簡,內在能量不減反增的,就如同導演自己解說為:一部跑車,引擎開到最大,卻把煞車踩到底,那所有的細部表演和能量的釋放是在演員的呼吸和腰部為主力的如靜幻的移動中展現開來的,這不是一般人能不斷專注的入神領會到的,但是他們都可以共同經驗另一種表演的方式,而非西方化表象表演法而已.

劇中我從昏睡中醒來的時機都是演員在極為緩慢甚至讓人誤以為他存留在靜止的狀態中,漫長的等待後,才做了一個較為大幅度的動作或是說了一句詩歌,這好比聾啞的盲人在許多年之後吐露了第一句話,讓人大為詫異震驚.而這些時刻都是整個劇情最為緊湊高潮的部分,極簡的古音和金屬質地的配樂,融進開了金口的演員的古詩詞句之中,優雅俐落的肢體,不落痕跡的串在一起,方從依稀的恍神之中甦醒,撥雲見日一般,經驗到悲劇在演員群之間所表現出來的震撼.

據稱這就是鈴木方法的表演的魔力之處,鈴木忠志聲稱他的表演理論是以人類與生俱來就有動物能量般的表情達意能力,在劇場中作為能量的釋放,他以嚴酷的身體操練激發表演者的能量,並強調演員的內在能量以及身體性作為表演的主體,這和俄國葛羅托夫斯基劇場的理念極為相似,故今有東方葛羅托夫斯基之稱.

日本能劇(摘自<世界戲劇藝術欣賞> 布羅凱特著 胡耀恒翻譯 志文出版)

能劇本質上是種舞劇,乃是用來創造舞蹈動作的背景.其主旨不在戲劇行動的呈現,而在以抒情的形式表達一種情境,所有的能劇都以一場舞蹈為極致,再此之前的台詞主要功能是為此高潮性舞蹈為鋪設.演員舞蹈時則由歌唱隊唱出台詞,故事也泰半由歌隊敘述.至於能劇的劇本通常要短於西方的獨幕劇.

actr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