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趕戲文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Garry Stewart
AUSTRALIAN DANCE THEATRE

<<G>>

actr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十四年的人生,三十三年的京劇」中國京劇院團長──于魁智,以此作為他個人至今寫照,為確立新一代體制為改革目標,經由兩岸的藝術交流,這回他帶來嶄新的國劇風貌,為觀眾呈現耳目一新的「梅妃」.
初始由丑角高力士作開場和觀眾作視線上些微的互動,再由唐明皇入場說明攬羅江南佳人入宮之事,不久,在設宴時明皇封江氏為梅妃並賜梅園一座.梅妃舞唱回謝殿下恩寵之情,和之前大師程硯秋先生相比,程大師是在梅亭前執白玉笛舞唱〔二六〕,這回李海燕女士則以折扇易之,唱功方面字正腔圓,無梅派的倒聲,凝練沉著;舞技動作溫婉有致,再藉由展現程派的水袖功夫,洗鍊地托顯出冰清玉潔,梅節風骨的江采萍.
好景不常,楊貴妃入宮夜夜與君歡歌,梅妃獨處上陽東宮,聽聞別院傳來的歡笑笙歌,忌憤之心油然而生,遂賦寫了<樓東賦>命嫣紅交予高力士轉交送給明皇,之後她隻身來到梅園,苦吟道:「別院中起笙歌因風送近,遞一陣笑語聲到耳分明.我只索坐幽亭梅花伴影,看林煙和月初又做黃昏.悽慘慘聞墜葉空廊自警,他那廂還只管弄笛吹笙.….初不信水東流君王他薄倖,到今朝才知道別處恩新.( 二黃慢板 ).」程派傳人李玉茹唱法有字斷情不斷的韻味,而李女士的唱法雷同,只是更重於連合一氣貫通之感,同時因為伴奏的渲染,幽咽低回之處天外間忽拋出一繫懾憾淒厲的的哀音,撕扯著觀眾的內心.這等唱法簡直比擬白妞的扇子崖飛上傲來峰的驚奇,就是程派善用的顫音,常在腦後音和詭音的運用中出現一種淒厲的音色,而這種運腔方法加強了地表達出人物怨憤不平的情緒。

actr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