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22 Thu 2009 12:56
  • 榮格

人格結構
心靈地圖
關於我們對人性的探險,『榮格心靈地圖』(Jung’s map of the soul)的作者Murray Stein的比喻一直很能打動我:「心靈是疆土,是他(指榮格)探索的未知領域;他的理論便是由他所創、用以傳達他對心靈理解的地圖。」現在,讓我們順著這一個「心靈地圖」的比喻出發,按著榮格生前所留下的地圖,開始我們在心靈疆土的探索之旅吧!
榮格的地圖當然能引領我們漫游心靈疆土不致迷失方向,然而,我們也可以把自己在旅程中的見聞與榮格的地圖相互比較,隨著自己的理解修正或擴充這張地圖(記住,任何理論不是絕對的真理,只是提供一種看待世界可能的方式。對研究人類的心靈尤其如此。我們最基本的依歸,還是要落在自己實際的經驗來,這種態度也是榮格在三強調的),也許有幸我們還能發現尚未被榮格所探測到的嶄新領域,創造屬於自己全新的地圖。

心的面貌
在開始我們跨出探險的第一步之前,我們先試著區辨榮格所謂的「心靈」(soul)與傳統心理學研究的「心智」(mind)意味為著什麼?榮格曾經以「尋找靈魂」來比喻現代人,他也說過:「心理學不是生物學,不是生理學,也不是任何別的科學,而恰恰是這種關於心(psyche)的知識。」當榮格這樣說時,他其實已經把心理學與「以大腦運作中樞為主、以實證科學研究為主、研究心智(mind)的神經心理學或認知心理學等的主流心理學」區隔開了。也因此,榮格心理學被歸類為「深層心理學」或「超心理學」的範疇內。
其實,在榮格的心理學中,他談到心(psyche),其實涵意已超越了心智(mind)。而心(psyche)這一個拉丁字本來就有心靈、靈魂(soul)與靈性(spirit)的涵意,因此,我比較建議,往後在提到這三個詞時(psyche、soul、spirit)可以等同來看。榮格可以說一開始就把心當成一個整體來看待。心本來就存在,並不是逐步學習所獲得的一個結果,這和許多心理學理論主張人格是逐步形成的觀點大有不同。我們終其一生,所要做的無非是在這一個人格的基礎上,去保持它的統整與和諧,不讓其分裂,藉以達成心靈的進化。這種態度有一點像是佛經上所說的「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比喻,我們在心靈上所要做的只是「拭去這些塵埃」、「讓心還其本來面貌」的工作而已。

心的組成
如果說,心靈是一個疆土,那這一個疆土,是由那些高山、河流、或平原所組成的呢?這些組成要素如何相互影響?又如何與外在的世界互動?切記,當我們這樣發問時,我們其實已經開始關心「人格結構」的問題。
讓我們不妨把這一個疆土想像成三度空間的銀河系。(如圖一)
在心的銀河系中,首先我們會注意到:心有三個不同的場域,這三個不同的場域分別是:意識、個人無意識、與集體無意識。整個心的中心是「自性」(self),祂的位置有一點像銀河系的太陽。意識的中心是「自我」(ego),我們姑且以地球的位置來比喻好了。而介於「自性」(self)與「自我」(ego)之間則漂浮著許多星球,位於個人無意識這一個場域,比較靠近「自我」(ego)、體積比較小的星球是「情結」(complex),而位於集體無意識這一個場域,比較接近「自性」(self)、體積較大的星球,我們稱之為「原型」(archetype)。在眾多的原型中,以「阿尼瑪/阿尼瑪斯」(anima/animus)的原型最特別,因為它幾乎扮演著從「自我」到「自性」溝通的重要橋樑。另外有兩顆星球也很重要,它們位於個人無意識與集體無意識之間,介於「情結」(complex)與「原型」(archetype)之間,分別是:「人格面具」(persona)與「陰影」(shadow)。
以上我們只約略把人格組成的部份及其相關位置做了介紹,以下將針對各個部份及其作用做詳盡的說明。

意識與自我
我們先來關心「意識」,以及它的核心「自我」(ego)。
榮格曾對「意識」下過一個簡單的定義:「意識是我們所知道的事物,無意識則是所有我們所不知道的一切。」這一句話看似簡單,首先我們要注意的是:在談「意識」時,同時也不能忽略「無意識」;「意識」與「無意識」通常是被視為一組相對的概念來看的。
你可以做一個簡單的實驗:「準備一台錄音機,試著閉上眼睛,靜下心來,把掠過心裏的念頭唸出來,給自己3分鐘,看看錄音機會幫我們記下多少念頭。」我在課堂進行這一項實驗時,有學生最多錄下了40幾個念頭,夠驚人吧?也許你會問:「這一個實驗說明了什麼呢?」其中之一是,我們常常以為,除了睡覺的時間之外,我們大都是「醒」著的,但卻不知道,其實短短的3分鐘,就足以在心中閃過這麼多念頭,而令人驚訝的是,這一些念頭我們平時幾乎不會注意到。而不管我們有沒有注意到,這一連串如過江之鯽的念頭可是不斷地在影響著我們,我們還渾然不知。這麼說來,這一個實驗不就正印證了榮格的一段話:「意識是一種斷斷續續的現象,我們人類生活的五分之一、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都是在無意識中度過的。」
由此我們看到意識與無意識的區別,就好像處於一個黑暗的房間,手裏拿著一盞蠟燭,這一個房間就是無意識,而意識就是我們手中的蠟燭所照耀的光芒,這光芒能讓我們看清楚房間裡頭到底有些什麼,但儘管如此,燭光所能照到的部分仍很有限。而在這一個比喻裡面,那一盞蠟燭所代表的就是「自我」(ego)了。
榮格對「自我」(ego)的定義如下:「它彷彿是構成意識場域的中心;就它構成經驗人格這個事實而言,自我是所有個人意識作為的主體。」想了解這段話,我們可以先從「經驗人格」這個詞著手,所謂的「經驗人格」指的是:「我們察覺到且直接經驗到的人格。」順著以上的比喻來看,「經驗人格」也就是「從出生至今,燭光照到的地方,逐漸形成一種我們對所處房間的了解。」這種了解有一點接近於EPPS自陳量表所測出來的「人格」。這裡要注意的是:一、自我是意識的中心(就好像蠟燭是燭光的中心),二、「自我是個人意識的主體」這意味著「蠟燭(或持蠟燭的人)有一種自主性,來決定燭光要照到房間的哪一個角落,哪一些角落又是它不想照到的。」而這一種「自主性」充分說明了「自我」是「個人所擁有的展現意志、欲求、反思和行動中心的經驗。」而意識的範圍便是由這一種自主性所決定的,「自我」反映及掌握多少心靈的內容(就像蠟燭在房間照到什麼東西),這一些心靈的內容就被歸屬到意識的範疇,否則只能算是處於無意識的範疇 (就像燭光所沒照到的黑暗區域)。就像榮格就曾形容過「無意識」為「我們內在事物的全部,它們一旦浮出意識,便和已知的心靈內容沒有任何不同。」也就是說,其實在我們心的銀河,有許多念頭(心靈內容)來來去去,唯一的差別只在「這一些念頭有沒有被意識的燭光所照到而已」。
由上述可知,意識是透過一種自由意志的努力察覺所達成的結果,稍一鬆懈,意識的燭光一消失,我們便沒入無意識的無涯之中。所以,想透過意識來了解內在世界,猶如以管窺天,也難怪榮格會把對人類心靈的了解的重點放在無意識,因為存在於無意識中有絕大部分的心靈內容。無論如何,這一種對意識與無意識的區辨,是所有深層心理學的基礎,只不過,榮格對無意識這片領域的探索,顯然走到了前人所未曾企及的地方(集體無意識),我們稍後再述。

心理功能
接下來我們來談談意識的功能,榮格把意識的功能分成內外兩個領域,「外部領域」處理的是「從環境攝入的事實、材料與意識的內容相聯繫」,它就像是一個定位系統,使我們的意識能知覺外在的世界,讓我們在外在世界中找到適當的位置。「內部領域」處理的則是無意識心理內容與意識的關係,有一點像一個過濾器,決定要讓無意識的哪些內容進到意識來、哪些內容不能進到意識來。
外在領域主要分成四個部分來運作,它們分別是:感覺、思維、情感、直覺。
1.我們先來談感覺功能。感覺功能簡單來說就是我們的感官功能,是我們透過知覺器官的運作所認知到的外在世界,它通常僅僅告訴我們「某物存在」,但並不告訴我們「某物是什麼」以及「某物與其它物的關係」。
2.接下來我們來看思維,思維給出的是概念、是理解及判斷。這項功能主要告訴我們「一個東西是什麼」。
3.與思維相對的功能是情感,簡單來說,是我們對於外在事物的好惡,它主要告訴我們「一個東西的價值」。許多人談情感都為之色變,認為一個人要運作良好絕對要克制情感,不能為情感所左右。但我們要知道,如果我們要對外在世界有一個完整的了解,任何一項功能皆不能偏廢。
4.最後我們來談直覺,它相對於感覺而存在,如果說感覺功能倚賴的是我們的知覺器官,那直覺則源自無意識。直覺主要告訴我們一件事物在「時間」上的範疇。每一件事物都有來處及去向,我們僅僅知道它的存在、它的概念、以及它的意義是不夠的,你還得要知道它在時間之流的位置。譬如我們也許會預感某一件事情的發生,而它真的發生了,這就是直覺功能的作用,它讓我們對某一件事物在時間上的某個點(如未來)有一些了解。直覺功能能使你看見實際上看不見的東西,也因此榮格常被大家認為具有神秘傾向,不過,能把直覺納入心理功能的一個面向,正是榮格心理學與眾不同之處。
由上可知,這四種處理外部領域的功能是由兩組相互對立的功能所形成的:它分別是:感覺─知覺、思維─情感(圖二)。會說它們對立意思是指「一種功能的原則排斥著另一種功能的原則」致使「一個人在同樣的時間,不可能同樣完美的運用這一組對立的功能」。譬如:拿思維與情感來說,我們自己也能觀察到,當我們在思考時,就不能感情用事,如果感情用事,那鐵定會影響到我們思考。基於此,要是一個人在思維上完美無缺,情感功能總是發展的較弱。再者,說到直覺與感覺功能的對立,讓我們觀察一個在運用感覺的人與一個在運用直覺的人有何不同,運用感覺的人通常會聚精會神地對所觀察的事物進行「掃描」,他幾乎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細節;而一個運用直覺的人,他不會集中於細節,而是竭力對整個事物獲致一種整體的印象,以引導他的預感。這有一點像法官辦案,要是在細心觀察、蒐集證據之外(感覺),還一無所獲的話。還得倚靠靈感,作為破案的關鍵。這一種靈感便是由直覺功能運作而來。或者如科學家作實驗,久久不見突破,卻因為意外的一場夢,而找到了研究主題的答案(如化學元素苯的發現)。由上可知,倚賴感覺功能的科學實驗、細心觀察、蒐集證據是不夠的,要不是在無意識的深處有直覺在那裡醞釀,我們對世界的了解仍有缺陷。
心理功能通常在某種程度上受限於自我的意志,當這一些功能受限於自我意志時,它們能被壓抑、選擇、強化,也能被自我意志所引導。但這一些功能也會在無意識中以它自己的能量及方式自行運作,只是不被你察覺到而已。為了完整地認識世界,均衡地發展每一項功能是必須的,不過這很難做到。通常的情形是,一個人某一項功能特別發達,相對的,另一項功能就會很弱,而變成次級功能。這有一個潛在的危險是:我們很容易受制於次級功能。譬如一個思維型的人,情感就會顯得很低能,這一種低能有時候表現在不會表達情感,有時候表現在情感表達太過,或很容易被情感困擾。這說明了:「只有當一個功能充分被發揮,才能完全被意識所掌握,人也才有自由意志可言;要是一項功能發展不良,人失去了自由意志,反過來就輪到我們被這一項次級功能所掌控了。」像前例的那一個情感發展不良的人,他大部分的情形會顯得他不會處理情感,反倒像被情感所佔據了。這足以說明富於理智的思維型的人總是竭盡全力要控制情感,因為情感對他來說是非常危險的,他必須時時加以提防。

心理態度
由於內在領域的心理功能與無意識密切相關,因此,在我們要談內在領域的心理功能之前,我們還是先來談談兩種心理態度:外向型(extraversion)與內向型(intraver-
sion),這兩種心理態度決定意識(或者說心理能量)的方向。
外向型的人,意識指向外在世界,是從外在得到行為動機,比較容易受到外在客觀因素所引導。內向型的人,意識指向內在主觀世界,是從內在得到行為動機,比較容易受到內在主觀因素所引導。最具體的例子就是佛洛伊德與榮格,佛洛伊德是典型外向型的人,而榮格則是典型內向型的人,這也讓他們創造出截然不同的理論,甚至導致後來的衝突。
一般來說,內向型與外向型是一組對立的心理態度,如果其中一種態度佔優勢,便很容易在意識中便成一種習慣,相對的,另一種態度就會退居於無意識中,變成一種補償。但要是位居意識的心理態度變得僵化的話,次級的心理態度便會從無意識中反彈出來,讓自我難以招架,自我在剎那間完全被另一種心理態度所佔據,這一種情況常會讓旁觀者為之詫然,它的原理與對立的心理功能是很相近的。這一種情況便曾經發生在榮格母親身上,她在平常生活的表現是典型開朗持家的1號人格 (外向型),但是偶而深沉陰鬱的2號人格(內向型)便會浮現出來(譬如忽然叫榮格去唸浮士德)。
由以上的立論我們可以發現,榮格心理學強調對立所帶來的張力,以及透過自我的努力來達成對立的平衡與超越。這一種基本的人性觀是我們在看待榮格理論不能忽視的一個重點。

actr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禁止留言
  • david
  • 回應系統好像有點問題(看不到自己輸入的Name,Email,URL)
    另外有秘密回應功能嗎?隱藏留言只有版主能看那種。
  • actrice
  • 我猜這是因為有部份網頁設計對於瀏覽器會有排斥的效應
    就會運作不良
    這是無名目前的缺憾之一
    所以我更換了版頁
    雖然比較醜(我不太喜歡這個格式)
    但是對大家使用上都比較容易方便

    很高興你對榮格有興趣唷~
  • david
  • 沒有關係不必刻意改,其實影響不大
    我倒不是對榮格有多大興趣,相反地抱持相當大的懷疑與些許排斥,一方面不是
    那麼認同,二方面自己有過的經驗非常非常的差,而她又是偏榮格的。或許這與
    榮格無關,但我確實多少抱持著敵意看待之。

    另外想詢問秘密留言其實是在想自己的想法有點辛辣沒有說很想直接PO出......
    因為當下的我就在想,如果想著復仇想回敬惡整我的人讓他們嚐嚐同樣相去不遠
    的滋味又算是什麼意識與性格?這就能講是我嗎?性格真那麼基調那麼固定嗎?
    真那麼如榮格所言嗎?當然我沒有很認真去看完整篇只是瞄一下,另外我本身也
    沒有什麼能力進一步有效話質問懷疑推翻下去。

    回歸正題來談到意識上的問題,我很不這麼想不這麼想甩榮格其中之一是,類似
    藝術創作或作品常常是高度意識集中下的結晶產物,特別在於意識流類型的文學
    作品或創作品,而榮格所說的意識片段恰恰乎只說明人的意識是繁雜碎裂的,人
    常常是在無意識狀態度日,還舉例以3分鐘錄下聲音為例讓人察覺出原來自己思考
    是多麼片段繁雜又豐富.......云云,關於這點我不置可否,有點不以為然。這
    種說辭究竟是真的那麼一回事嗎?人的意識人的思考貧乏是人自己貧於專注應用
    琢磨在意識上呢,還是自己過得渾渾噩噩不夠專精之致?自己沒有思考注意到是
    自己的問題還是真那麼無意識?無意識是不是也是種意識?就算沒什麼想法難道
    不也是種意識與狀態?你眼睛開著耳朵聽著腦子運作著,存在就是存在。你怎麼
    感受腦袋怎麼思考遇到的情境如何,還是關乎自己的選擇與意識上專精的頻率
    吧?

    以這點來想,人的一天是能有多大時間算"無意識"?那意識又可以佔多大時間比
    例?我的想法是榮格在這方面有他時代性的獨到視野與見解,但還是非常粗糙,
    說辭也不盡然真是那麼一回事。在粗糙模稜兩可的意見並持續根深蒂固下往往就
    是大災難與悲劇,不要說意識不意識,思考不思考,通通都會是「飛躍杜鵑
    窩」。

    所以我對榮格有一種基調的反感,雖然這種反感不見得是針對榮格或榮格所說
    的。
  • david
  • 其實我還想再補個一句:在榮格的基調做平衡超越?超?我超你老木啦。為什麼
    思考就不能有感情?為什麼感情就不是一種思考?要在這種大有瑕疵大有問題的
    論調下形構出這種見解,就算用意是好,也是有問題。通盤取向在自我抉擇上的
    神話,在這種基調下再找出救贖的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