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電影社課
松田優作與森其方光的<遊戲家族>

這部電影一開始給我的感覺就不像是要給人住的地方,
但有趣的部分,也在此,我們的居所確實不像是一個可以居住的環境


影片前三分鐘就用影像表達了不同人的性格,用吃的形式
老么:大蜜豆加白飯,有創意和愛搞怪的個性
老大:麵包,狼吞虎嚥...(有點忘了)
父親:早餐要求要有一顆半熟的荷包蛋,用嘴猛吸蛋黃汁,吸的吱吱響(滿性暗示的)
母親:醃菜配白飯(很普通婦女,是一般人不會注意的吃法)
奇妙的是用一種破壞傳統飲食文化的座次,採取一列排開的直線坐法
而非環形圍坐,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畫面,
好像是導演刻意讓觀眾要如同看漫畫依樣去觀察這一家族的生活
他們的生活空間也很小,或者私密空間並不多,
而影片中唯一可以大方擁有私密空間的是父親一人,他有一部自己的車子
而且他還可以在浴室中喝自己最喜歡的豆奶,喝的吱吱響
(感覺他算滿孩子氣的,權威單一的想法,控制欲強,喜歡用自己的思考駕馭每個人)

兩個兒子的生活永遠被窺視,父母可以隨意進出他們的房間
用盡各種名目,說是了解,不如說用控制限定他們的行為,甚至是夢想都不為過

學校老師和學生之間的交談也非常單一詭異
父母和孩子之間也是
家教和學生的關係反而比較緊密而逗趣,但仍舊奇怪

從家教坐在家中吃飯的那一刻
我覺得家教的化身可畏導演的影子出現在影片中
而且我判定連導演都有點失控了,該怎麼說呢....
因為教師坐在餐桌正中間
隔開孩子和父母,他必須扮演父母的另一個角色,同時也為自己要求得利,
最後他受不了這家庭給他無限的要求,他揍了父親和家中每一個成員
就像導演告訴演員你們全都錯了,只有我可以判定劇情走向
四散的碎盤,菜餚,失控的餐飲場面,有深深的黑色喜劇作用,
就相片中那一位不相干的鄰居,她哭著說:你們只想到自己嗎?難道就不會替別人著想嗎?

也反映了這個社會被過度劃分乾淨,生活中交集的面向被迫挖空
權力在不同座位間轉移,與其說我們重視每個人的需求,也因之界定了每個人的範圍

actr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